央视在线 其它 海归男惨遭碰瓷婚:真身罗生门,几多荒诞事?

海归男惨遭碰瓷婚:真身罗生门,几多荒诞事?

因为一场离婚诉讼,艾军意外得知妻子甄意身份、姓名、婚姻状况、年龄、户籍、甚至相貌等信息全系虚构。更令他吃惊地是,重庆公安的一纸证明表明其妻“甄意”的身份、姓氏、名字、年龄、户籍甚至婚姻状况均由“上级审批”而改头换面。这种“真实的谎言”的大片情节居然发生在艾军身边,连知晓案情的法官都戏称他妻子应该是个“特工”。

海归男惨遭碰瓷婚:真身罗生门,几多荒诞事?


他人善意的调侃并不能让艾军释怀,这段让他身心疲惫的“碰瓷”婚姻,不仅掏空他大半生的积蓄,还留下一地鸡毛和狗血荒诞的真实剧情。


用假身份骗领结婚登记,竟是有效婚姻!


2005年底,海归青年艾军与甄意相识,经过几个月的相处,2006年2月他们登记结婚,次年儿子小艾出生。儿子的到来,让艾军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工作,甄意则是全职太太。不过,一家三口短暂的幸福时光在孩子两三岁时出现裂缝。
“家里的开销太大了,给她十几万,不到一个月就没了。这样的花销让我稍有疑心,不过考虑到孩子小,就没有放在心上。”艾军说,在此情况下,他除了努力工作,还将自己的房产交给甄意,让她通过出租的方式贴补家用。“四年来一直由她打理,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发现,有一承租人竟同时签了两份同一时间段不同地段的两份合同,且租金明显比市场价低一大截。”于此同时,艾军发现婚后一直由自己还贷的“甄意”名下的一套房产,竟被她仿冒自己签字出售了,而她还一直让自己给这套不存在的房子“还贷”。艾军提出质疑,却成为“夫妻”关系恶化的开始。从2015年年底开始,甄意以“家暴”为由数次虚假报警,最终以儿子被“家暴”的视频为由,再次报警并于2017年9月提起离婚诉讼。


由于艾军在离婚诉讼中发现“妻子”甄意的假身份后,2019年甄意将其假身份证和假户口注销,她变成了毛某。令人费解的是,法院不考虑甄意大变活人的缘由,不考虑甄意或毛某的欺诈和违法违规行为,直接把诉讼主体由甄意认定为毛某,并且视其为弱势一方,将艾军用大半生积累的财富,作为婚姻共同财产,判给毛某房产和现金共计4000多万元。
各位看客可能要问了,用假身份证骗取结婚登记也就罢了,难道用假身份证也能起诉?起初艾军也觉得不能。打官司这事起码得用真身份才可以吧,司法程序是闹着玩的吗?然而事实证明,“甄意”做到了,而且一审、二审还大获全胜。


一审、二审期间,在关键信息的认定上,大致梗概是这样的:艾军先是要求法院依法驳回甄意的起诉,但法院方说“甄意”身份虽是虚假的,但不影响她诉讼,因为是“甄意”是“毛XX”的“曾用名”。艾军方称,只有同一身份证号码对应同一户籍,且在先使用的名字才叫“曾用名”。不同身份证、不同的户籍信息既不同姓也不同名,不可能是曾用名。但法院方说这是公安局说的。艾军方说,既然公安局都说了她的真实身份,就让原告以真实身份起诉吧。法院方说不用。艾军说自己没跟“毛XX”领过结婚证啊。法院方说公安局说你老婆是谁就是谁,结婚证没用。于是两份判决书下来了。艾军不知道老婆是谁,就被离婚了,还得分割自己的财产。


一波审理下来,法院把这锅甩给了重庆公安。于是艾军向重庆公安核实,为什么说XX年出生且未婚的“甄意”突然变成了XX年出生且已婚的“毛XX”了?重庆公安方称那是“毛XX”自己说的。艾军问,重庆公安经上级审批的那个“甄意”不是从其中一个“毛XX”来的吗?重庆公安方说,这个嘛,根据规定不能告诉你。


如此颠覆三观、让人大跌眼镜事情,让自以为见过点世面艾军傻眼了。从看到一审判决的震惊,到对二审结果的期待与无奈,三年多来的离婚诉讼,让他真真切切地意识到,用假身份骗领的结婚登记,竟是有效婚姻!


碰瓷婚是个产业链,难道艾军招惹了某个组织?


随着艾军和律师的进一步调查发现:甄意分别以“毛**”和“甄意”的名义持有至少六个不同的户籍资料。其中,1968年5月20日为出生日期的身份证有四个,1973年5月20日为出生日期的身份证和1977年5月20日为出生日期的身份证各一个。这些身份证对应的户籍信息除了与艾军登记结婚的身份和户籍为“未婚”且无“曾用名”外,其他身份信息皆为“已婚”或“有配偶”。


在艾军看来,甄意用假身份证、假户籍、假婚姻状态与自己登记结婚,完全没有组建婚姻的初衷和诚意。出人意料的是,他曾对伪造身份证件、并利用伪造身份证件骗取婚姻登记和使用虚假身份起诉离婚骗取巨额财产的事实,要求重庆和北京公安调查,警方的答复竟然大同小异:甄意的这些身份证都是真身份证!一人有五个“合法身份”,这么匪夷所思的事儿竟是真的。


如今“甄意”是毛某伪造并冒用的自然人确定无疑,她作为一个成年人,冒着违法犯罪的风险,伪造并使用多个户口和身份证,有什么个人企图?法院没有为艾军解惑,也没有依法查清。综合“甄意”的不同身份,艾军发现毛xx,已婚两次(不包括那段两岸婚姻)、育有三名子女。难道“甄意”用假身份与自己结婚登记,并用生孩子掩护婚骗,坐等“结婚”积累巨额“共同财产”后,再用假身份发起离婚诉讼?


荒唐离奇变变变的身份和“妻子”背后那股神秘的势力,再加上这段婚姻开始的仓促、结束的决然与不体面等事实,让我等看客猜测,难道艾军遭遇了所谓的婚姻碰瓷?又或者,女方凭一己之力不可能躺平公安和法院,难道艾军招惹了某个组织?总之,艾军的这段离婚诉讼,居然有了刑侦剧的定位和悬疑剧、推理剧的内在。


吃瓜吐籽,只吃瓜肉


相较于这桩离婚讼诉中的情感、法理和财产纠葛,我等看客对其中隐藏的瓜感兴趣。作为看客,吃瓜吐籽,我们只吃瓜肉:
一人多户,比当年陕西“房姐”有过之而无不及。甄意分别以“毛**”和“甄意”的名义持有至少6个不同的身份证号码,分别为:510212680520**4、510212680520**1、44162119680520***9(因被海关查出是伪造的身份证,2011.10.28,毛某以该身份证是违法购买的为由,向石油路派出所申请,请求撤销该户口和身份证。)、510202730520**2、51020219770520***8(甄意)、51021219680520***X(2019.3.4重庆南坪镇派出所撤销了此前毛**、甄意的所有户口和身份证后,重新为毛**建立的新户口和新身份证)。当年有四个户口的陕西“房姐”因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而有6个身份的毛某或者是甄意,20多年来,可根据需要切换身份,比“房姐”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居然在离婚讼诉中毫发无损、全身而退,司法部门对她公然违反《户口登记条例》《居民身份证法》《民法典》《刑法》等法律法规的行为置若罔闻,耐人寻味更引人遐想。她多个身份长期共存,其间的弯弯道道,有多少不能说事、避重就轻的瓜、摆不到台面的考量?


频繁的户籍迁徙、多次改头换面为那般?甄意和毛某持有的多个身份信息,从1996年至2010年间,至少在三个省多个地区间迁移。以至于2021年3月,艾军向重庆市公安局依法申请毛某的身份信息公开,4月12日,重庆市公安局在答复书中告知他,四个分局“可能”有毛某的身份信息,由这它们公开毛某的身份信息。在户籍信息统一的数据管理下,重庆市公安局都不掌握居住人的户籍身份信息,需要由四个公安分局来提供,这事本身就是极不寻常的,从侧面也说明毛某身份信息的复杂性。她如此造假,若说没有任何诉求或企图,谁信?


户口迁、销随心,当事人嚣张妄为,哪来的底气?发现甄意的假身份后,艾军试图查找毛某和甄意身份的真相,最终发现这事很难捋清,除非当事人开口讲真话。因为重庆市南坪镇派出所在为毛某出具的《户口证明》中写道:“2019年2月初,甄意主动到派出所提出其真名为毛**,真实出生日期为1968年5月20日,要求派出所纠错。”
毛某一脸坦荡的嚣张或许可以解释成事出有因,但说她在重庆的派出所“横着走”也算不上夸张。在毛某2011年10月28日的销户申请中,“因公安机关告知我在石油路派出所的户口……因当时花钱从广州买的,其手段是不合法的,不符合户口管理规定,现特此申请注销户口。”理直气壮地注销真的假身份证,让我等去派出所办合法合规手续还底气不足的人,情可以堪?


如此纠错,确实很“飒”。传闻称,有工作人员请她到公安机关办理注销“甄意”的身份和户籍,她霸气回应“身份证和户籍都是你们办的,关我何事?”如此蛮横怒对警察,颇有斯巴达三百勇士面对波斯十万大军的架势,若说没有背景或没人撑腰,难以让人信服。


她的无理取闹、胡搅蛮缠,也有执法机关默许纵容的成份。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七星岗派出所2006年11月6日出具证明,“兹有我所辖区居民甄某于2000年经审批同意后,将姓名毛**更为甄某,出生日期由1973年5月20日更为1977年5月20日,身份证编码由510202730520***更为5102019770520****。”这份简短的证明,暗含多重潜台词;今年4月底,艾军向四家有可能掌握她身份信息的公安分局提交《关于相关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除了重庆市两江新区公安分局无回复外,其他三家分局的答复书都拒绝公开相关信息。如南岸区公安分局回复(渝公南岸(信)依复字【2021】3号)称“涉及个人隐私,经征求第三方意见和审查,该政府信息公开会损害第三方的合法权益……本机关决定不予公开。”


毛某(或甄意)的态度和派出所的“立场”很有意思,你品,你细品,你细细品。遗憾的是,她身上的谜团在一审、二审中不仅不可见,还顺利过堂。真让人瞠目结舌。我等坐吃此瓜,也不算看热闹,而是对法治社会中被人有心钻营后对真相的迫切期待。


三段婚史至今都没有任何离婚或离异记录,此举是对爱情以尊重,还是对传统婚姻关系的亵渎?毛某以“甄意”身份与艾军领取结婚证时,她持有毛某的不同身份和户籍信息,尚有三段婚姻关系:如510212680520**4身份证号码下,1994年与台湾人霜**在台湾登记结婚,另外据1998年的户籍记载,毛某有配偶(因两岸婚姻登记方面规定不同,这段婚史并非台湾的那段);510212680520**1身份证号码下,毛某有一个1993年9月出生的孩子。由此推断,毛某的三次婚姻或同时存在,因此她涉嫌重婚。作为一名登上过春晚的艺人,明目张胆地重婚或隐婚,是对爱情的尊重,还是对婚姻关系的亵渎,还是另有所图?我等看热闹不嫌事大,这个瓜也要吃。


一手导演连编剧都不敢写的荒谬故事,“人物原型”的终章或更劲爆。在艾军看来,这场“婚姻”不但充斥着诡诈,也充斥着死亡。甄意“炫耀”替她办理假户籍和假身份证的警察已经死了,神通广大的中间人也死了,其台湾丈夫在未办理离婚手续之前也英年早逝。她在婚姻存续期间秘密装修了甄性男子送给他的重庆别墅,甚至连姓氏都曾随了该男子。相比之下,自己虽“妻离子散”,一夜返贫,竟也生出几分劫后余生般的庆幸。但这场只有一方的婚姻登记还不是过去式。甄意秒变毛**之前,篡改了其在公安机关出生登记记录、重庆警方以保护毛某“隐私”之名拒绝自己“经审批同意”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法院认为“艺人”伪造身份证件骗取结婚登记情有可原,并不违法,甚至以公民具有姓名权为违法犯罪行为张目。在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她身上的诸多谜团被解开只是时间问题,因此,导演这个荒诞故事“原型”的终章或更劲爆。这瓜必须吃。


台前暗流涌动,幕后惊涛骇浪。对于艾军来说,这场怪异的婚姻和法律纠纷不止是法律问题,还成了折磨自己的心结。甄意的众多身份证都是真的,用假身份证骗领的结婚证是真的,有过三段婚史但没有一张离婚证的事实是真的,杜撰的名姓成了合法的曾用名是真的,甚至连有失公允的判决书也是真的。茫茫人海中,仿佛只有艾军是假的,他陷入独木难支、孤掌难鸣的焦虑中。如今他常常被噩梦惊扰,如果他确是孩子的生物学父亲,则孩子或将身处险境。因为甄意和她背后的势力在获得巨额财产后会按“规矩”处置或舍弃没有利用价值的“人质”。反之,如果艾军与孩子没有血缘关系,孩子的处境将更加危险,毕竟“甄意”在与艾军“结婚”前至少已经遗弃了三名幼年子女。因此,这个瓜让人难以下咽,不过,孩子的命运必须关注。


至于艾军与已经注销了甄意身份的毛某婚姻关系如何界定、法院对他们的离婚财产如何分配、一审、二审中被忽视的违法违规问题能否被正视等问题,也很有看头。这场离婚诉讼中的情理与法理、鸡毛与疑惑等悬疑情节,随着事件的推进,自然有水落石出的那天。我等吃瓜群众只能静待后续发展知分晓。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